中国再次降低增长预期,应对经济放缓的各种措施

星期二,中国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在人民大会堂开幕。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做了政府工作报告。

报告宣布,2019年的经济增长目标是6%-6.5%,比去年的6.5%还要低。

李克强宣布了一系列经济刺激措施,包括减税、增加基础设施投资、放松经济政策等。

经济增长目标的降低反映了北京对当前经济形势的看法。

专家认为刺激经济的措施会有所帮助,但实际效果可能不如预期。

专家表示,中国经济的症结在于金融体系不完善和资金流向效率低下的部门导致的资源配置不当。

经济放缓不能忽视李克强在其报告中对过去一年困难的承认。

尤其是中美经贸摩擦对一些企业的生产、经营和市场预期产生了不利影响。

我们面临的是一个严峻的挑战,经济转型的痛苦凸显出来。

新旧矛盾交织,周期性和结构性问题重叠,经济稳定变化令人担忧。

这显然不同于前几年“在保持稳定的同时寻求进步”的说法。

李克强在报告中将2019年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目标设定为6%-6.5%。李克强在报告中将2019年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目标设定在6%-6.5%。

与2018年约6.5%的目标相比,这一比例进一步降低。

降低年度经济增长目标揭示了北京对当前经济形势的看法。

不能忽视或掩饰经济放缓。

开元资本董事总经理布罗克西尔弗斯(BrockSilvers)对英国广播公司中文频道表示,官方结果总是会达到年初设定的目标,因此可以看出,北京方面承认今年的经济增长将会比去年放缓。

当然,许多分析师对官方增长数据深表怀疑,但无论如何,今年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不太可能增加。

中国香港中文大学商学院助理教授胡蓉对英国广播公司中文频道表示,未来几年,中国经济可能面临更严峻的挑战。调整国内生产总值增长预期表明,政府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需要时间逐步做出调整。在调整期间,最近的国内生产总值将受到负面影响。

然而,增长目标仍预计在6%以上,表明政府决心保持稳定的经济增长,并有能力采取各种货币和税收政策来实现可持续增长和就业的目标。

今年经济增长的下限是6%,下限思维的核心是防范风险。

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宏观研究所研究员马晓和说。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张明预测,今年中国经济增长率可能在6.3%左右,季度经济增长呈现出前低后高的“U”型特征。

如果这一轮措施没有预期效果,下一步应该是降息。

卢秀全说。

在刺激经济放缓的多重工具背景下,外界批评中国政府在2018年没有采取积极措施提振经济。

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李克强提到了将于2019年实施的一系列经济刺激政策。

超出市场预期的是减税的政策和力度。

根据政府的工作报告,今年的减税目标是2万亿元,高于去年的约1.3万亿元。

与此同时,制造业的增值税税率将大幅降低,包括包容性减税和结构性减税,重点是减轻制造业和小型微型企业的税收负担。

财政政策也更加积极。今年的赤字率计划安排在2.8%,比去年的预算高出0.2个百分点。

今年,大型国有商业银行对小微企业的贷款将增加30%以上。

加快实施一批重点项目,完成铁路投资8000亿元,公路水路投资1.8万亿元等。

胡蓉分析称,这一政策与10年前的4万亿刺激计划非常相似,但过去的刺激计划主要是向大型国有企业注入资金。这一次,中国政府更加谨慎,重点增加对小型和微型企业的贷款。

卢秀全表示,北京方面正在使用几乎所有可用的政策工具来应对持续的经济放缓,他们的快速行动值得称赞。

但是即使这些措施有所帮助,它们的实际效果也可能令人失望。

中国的工业部门很薄弱。疲软的主要原因之一是产能过剩,而这不能通过降低增值税来解决。

同样,增加基础设施投资的边际效用也在减少。

大量的投资可以带来更多的工人,刺激原材料的需求,但是中国缺少铁路和公路吗?北京通常的旧方法可能不如过去有效。

然而,提高银行流动性的措施应该是有帮助的,例如降低存款准备金率或增加对中小企业的贷款。

然而,中国主导的信用分配体系效率极低。

福利彩票3d2018264的许多专家认为,中国经济迫切需要解决的是金融体系不完善导致的资源错配。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副教授金克宇(Jin Keyu)在最近的达沃斯论坛上表示,外界过度沉迷于关注中国经济增长放缓和高负债。这些只是症状,不是真正的问题。问题在于金融体系如何让资本流向经济中生产率更高的部分。

在过去十年里,中国的生产效率一直很低。

由于2009年后的金融刺激措施导致资源配置不当,这些措施被转移到了效率低下的领域。

金克玉认为,从根本上说,问题在于打开储蓄和投资之间的渠道,允许资本流向合理的领域,释放私营部门和科技的后发潜力和动力。

我们总是可以说经济长期良好,但如果这个问题得不到解决,这种期望就不会实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