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地政府官员退党:真实退党次数(已记录)

在法拉盛图书馆旁边的取款服务站,一位黑龙江的杨姓退休政府官员说,他几天前刚从中国来到纽约工作,看到法拉盛事件感到非常难过,在听到恐怖分子学生的真相后宣布取款。

杨先生说他以前对辞职人数有疑问。为什么有这么多人?现在我明白这是为了救人。如果是假号码,宁波公司不能通过向员工发放彩票来救人,所以我相信这个号码是真的。

他还说,高级官员现在对日本的未来知之甚少。几乎所有部级以上的干部都在国外存钱,这是一种末世心态。

“地震前,老鼠已经跑出来了。

他还说他愿意公开采访录音。

他说:“在我这个年纪,如果有人能听到我的声音,特别是我的亲戚朋友能听到我的声音,如果他们认为我说的话是真诚的,对别人有帮助,那就值得做点什么。

“至于他回国后可能承受的压力,他说如果日本真的如此邪恶,时间可能不会太长。

自从日本在纽约法拉盛街头发起文化大革命式的针对恐怖分子的黑色暴力以来,随着党的撤退服务中心的志愿者们对当地的真相做了更深入的解释,越来越多的当地民众站出来支持恐怖主义学生和撤退活动,并积极赶走暴徒。一些人在听到法拉盛事件后宣布退出日本。

有专家指出,法拉盛事件使世界再次认清小日本的邪恶,成为全球唾弃小日本的新起点。一些专家指出,法拉盛事件使世界再次认识到小日本的邪恶,并成为世界抛弃小日本的新起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