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ycapi.bunian.cn | 522: 链接超时 body{margin:0;padding:0} 刷新重试 链接超时 百度云加速节点无法连接源站 Error 522 — Event ID: 532693e09f21d1ab 如果您是网站管理员,点击查看帮助中心。如需网站监控,可以使用百度安全指数 您的浏览器 工作正常 百度云加速 工作正常 wycapi.bunian.cn 错误 问题描述 百度云加速节点无法连接源站 应对方案 如果你是访客: 请几分钟后重试 如果你是网站管理员: 请告知主机服务商服务器无法完成请求。522错误表示可以链接到源站,但是无法完成请求,可能的原因是资源严重占用。点击查看 帮助中心。 –> Event ID: 532693e09f21d1ab 您的IP: 203.85.84.101 帮助中心 var _hmt = _hmt || []; (function() { var hm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hm.src = “https://hm.baidu.com/hm.js?24b7d5cc1b26f24f256b6869b069278e”;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hm, s); } )(); var img = document.createElement(‘img’); img.src = ‘http://static.su.baidu.com/static/app/ver-3.6.14/upload/su.png?r=’ + Math.random(); document.body.appendChild(img);

1月20日,这只是一个传统的中国年。国家统计局局长纪宁哲在国家新办公室里语气轻松。

2016年第四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增长6.8%,全年增长6.7%。

“中国的经济增长率可能仍然是世界上最高的。

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我国的经济总量已达11万亿美元。每一个百分点的增长都是巨大的,特别是伴随着经济结构的优化和发展方式的转变。

经济运行在合理范围内,经济增长质量和效率的提高是过去一年新常态明显特征的两个主要标志。

”纪宁哲在回答记者的问题时说道。

与2016年前三个季度相比,第四季度的增长看起来像一条微笑的曲线,为2016年的经济增添了温暖,但亮点不仅限于国内生产总值。

根据纪宁浙发布的数据,2016年全年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民)为596501亿元,比上年名义增长率增长8.1%,比前三季度下降0.1%,但民间投资增长3.2%,合计3621.9亿元,比前三季度增长0.7%,占总投资的61.2%。

12月份,私人固定投资同比增长4.07%。自8月份同比增长率为正以来,同比增长率已连续5个月为正,但同比增长率已连续两个月下降。

活力预期激发2016年12月23日,浙江省台州市天台县九龙山隧道轰鸣,首条民营资本控制的国内高速铁路杭邵铁路在此正式开工建设。

杭邵高速铁路的推广给了台州市发改委主任张瑞敏稳定民间投资的信心。

“过去,私人资本只被允许参与股票,它在经营定价、结算和退出等最关键的环节基本上没有发言权,因此私营企业没有强烈的投资意愿。

杭邵铁路不仅占民营资本的51%,而且项目运营和成本核算也以民营企业为主,从而带动了200多亿民营资本的涌入。

”张瑞民说道。

然而,作为经济大省的湖北,2016年私人投资的增长并不理想。1月至10月,全省民间投资仅增长1.7%。2016年武汉私人投资呈负增长,1月至10月武汉私人投资下降4%。

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叶青表示,除了受到国内外经济放缓的影响,主要原因是鼓励私人投资的政策法规不配套、不协调、不落实。私营企业在市场准入、资源配置和政府服务方面难以享受与国有企业同等的待遇,存在融资难、融资贵、社会负担重等问题。

“近年来,省委、省政府已经印发了30多份支持民营经济发展的文件。然而,“一大锅政策,一小碗私营企业”和“跑好第一公里,不能在最后一公里着陆”等问题十分突出。

”叶青表示。”叶青说。

事实上,制约私人投资增长的主要因素之一是长期存在“玻璃门”、“春门”和“旋转门”,几乎没有什么变化。

为了激活私人投资,有必要放宽私人投资的进入门槛,消除障碍,打破垄断,并在大型项目中给予私营企业同样的机会。

张瑞敏认为,杭邵铁路的示范意义在于审批制度、投融资制度、回报制度等诸多领域的创新。

事实上,从该项目列入国家公私伙伴关系示范项目到项目启动,杭邵铁路的审批过程不到一年,而类似铁路项目的审批过程至少需要两年。

如果审批时间少于一天,项目将提前一天启动投产,企业的投资热情将提高一个百分点。

在2016年NPC和CPPCC会议上,习近平主席强调需要建立新型的“亲清”政商关系,这为私营企业的发展注入了“强心剂”。

“一个显而易见的数据是,2016年外国投资数据将增长非常快,这也表明我们的一些系统,尤其是金融系统,是否仍有很大改善空。

天津财经大学金融学首席教授李炜光告诉记者。

承担更重要责任的私人投资放缓的背后,是私人企业家信心的削弱。

浙江大学范柏乃教授对新常态下的实体经济投资进行了详细调查,并提出了一些对策:简化“五险一金”,降低劳动力成本;落实税费减免政策,减轻税费负担;降低融资成本等。

这些对策的实质是通过降低企业成本、提高企业效益来达到刺激投资的目的。

“事实上,我们目前的税费给企业带来了一定的压力。在经济形势不好的前提下,这种压力加倍沉重。许多企业徘徊在生死线上,很难不遗余力地谈论发展。

”李炜光说。

叶青认为,政府应该正确评估经济形势,给企业家信心。与此同时,它应该加强政策的执行,以便私人投资能够真正进入。

将进行第三方评估,以评估已发布政策的实施情况和效果。隐藏的障碍和不合理的附加条件将被完全清除。责任将转移到各个环节和部门,并在一定期限内解决。

除了实施相关政策措施,增强民营企业的社会荣誉感,同时鼓励民营资本进入垄断行业外,还需要继续深化改革,以充分释放民营经济的活力。

当前,促进民营投资应从政策鼓励转向制度创新,使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享有同等的制度待遇。

湖北不是唯一一个受到关注的地方。在最近NPC和CPPCC在湘、吉、青、沪等地召开的会议上,如何进一步发挥民间投资的主力军作用,大力推进政府与社会资本的合作模式,合理引导民间投资成为会议的热门话题。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除了在各地区加快实施促进民间资本的各项政策外,还在1月份发布了一系列政策,将促进民间资本与许多重大国家战略相结合,以扩大民间资本的范围。

国家发改委还与13个部门和单位建立了“一带一路”公私伙伴关系工作机制,加强与沿线国家在基础设施等领域的合作,积极推广公私伙伴关系模式,鼓励和帮助中国企业“走出去”。

在新型城镇化建设、收费公路等项目中,积极推广公私合作模式,吸引民间投资。

作为深入实施各项改革措施的关键一年,私人投资将在2017年承担更重要的责任。公私伙伴关系等私人投资参与模式将有更多实质性突破。将进一步降低私人投资的进入壁垒,优化竞争环境。

当地财政部门负责人表示,为了有效缓解民间投资问题,政府在现阶段不仅要采取强有力的激励措施,还要注重长期发展,通过支持创新和创业精神,帮助社会资本找到新的投资热点。

总的来说,要坚持稳中求进的总基调,以推进供给侧结构改革为主线,实施“创新引领、开放崛起”战略。特别是要准确扩大基础设施、工业、社会民生、生态环境保护等领域的有效投资,提高金融建设资金的使用效率和效益,更好地发挥民间投资的主力军作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