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应该监管私人贷款或非法集资现金贷款?

在对现金贷款业务的巨大争议之后,监管机构是否会采取相应的行动引起了人们的极大关注。

从目前的金融监管来看,许可证管理是最重要的方式。

11月4日,央行在官方网站上发布了央行行长周小川签署的文章,其中提到“需要全面协调,严格监管上市机构,坚决取缔非法金融活动”,“金融是特许经营行业,不得无证经营或超范围经营”。

那么,对于大量未获得金融业务资格且未完成网上贷款备案的机构来说,现金贷款在金融活动中是非法的还是应归类为私人贷款?如何监管已成为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

许可证前管理的监督对于在当前市场上开展现金贷款业务的机构,许可证机构和非许可证机构的区别是明确的:银行、小额贷款公司和消费金融公司受到许可证限制和集中监管分工。

中央金融监管部门实行统一监管和指导,地方主管部门负责地方金融机构的风险防范和处理。然而,点对点贷款机构或专门从事消费分期付款和信贷贷款的机构仍处于监管的灰色地带。

对于非上市机构的现金贷款业务,监管一直备受关注。

早在今年4月,银监会就将“做好现金贷款整顿”业务活动纳入银行风险防控的指导。

P2P P2P贷款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随后向省P2P贷款风险专项整治联合工作办公室发出通知,开展“现金贷款”业务活动清理整顿工作。

当时,调查的重点是利率是否过高、实际贷款额与贷款合同额之间是否存在差异、无担保、短期、超额利润以覆盖风险以及暴力收款。

作为对4月清理整顿的回应,广州互联网金融协会会长、广州电子贷款总裁宋芳11月9日回应记者,广州互联网金融协会对其会员单位进行了抽查。

在协会窗口的指导下,协会内参与现金借贷的两个平台暂停了现金借贷。

目前,广州互联网金融协会没有开展现金贷款业务的会员单位。

辛凯黄金服务总经理周韩志表示,江苏互联网金融平台,尤其是江苏互联网金融协会会员单位,现金贷款业务非常少,规模也很小。

为了防范现金贷可能带来的风险,协会多次向会员单位进行风险提示,要求其规范发展。为了防止现金贷款可能带来的风险,协会一再提醒成员单位注意风险,并要求他们规范自己的发展。

最近,也有报道称,宁波鄞州区已暂停现金贷款业务。

然而,宁波互联网金融清理整顿办公室的相关人士向媒体澄清,今年9月鄞州区关闭了两家现金贷款公司,这两家公司更经常被投诉利率过高和暴力要求,而不是最近的事件。

记者了解到,在“商店利益风暴”之后,最近,一些没有执照的机构正在积极寻找门槛相对较低的小额贷款许可证,以避免可能的监管风险。

这与最近几天监管机构强烈的声音传达的信息是一致的。

除周小川的评论外,央行金融市场部主任纪志宏在10月底由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主办的论坛上表示,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将贯彻“所有金融业务必须监管,任何金融活动必须准入”的基本要求,建立互联网金融行为监管体系、审慎监管体系和市场准入体系。

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孙国峰也在11月初公开表示,为了加强监管,有执照是非常重要的,“任何金融业务都必须有执照”

非法操作?还是私人贷款?对于如何界定非上市机构的现金贷款业务,业界仍有不同的看法。

一些从事互联网消费信贷资产证券化的人认为,金融产品需要严格监管,因为“每个人的钱都在用”,但许多像现金贷款这样的消费金融机构使用企业或股东的钱。如果发生风险,这是他们自己的损失,因此他们将不受监督。

对此,北京律师协会商业犯罪防控委员会委员、北京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明告诉记者,以借贷为业务内容的业务是金融业务,只有在获得金融营业执照后才能经营。

未取得金融经营许可证的企业,无论使用自有资本还是其他来源的资金从事借贷业务,都是非法金融活动。

但是,如果企业只从事借款人的信用评级,资金方(如银行、小额贷款公司或个人)会发放贷款,属于信息中介机构的点对点贷款。目前,它需要向当地金融监管部门注册并接受监管。

履行法律义务,完善风险管理。

关于非法金融活动与民间借贷的区别,刘明举例说,“如果一个企业不把闲置资金借给其他企业,偶尔会收取一定的利息,这是法律允许的,属于民间借贷。

“否则,企业法人擅自从事借贷业务的,金融监管部门可以没收违法所得并处以罚款。情节严重的,可以追究刑事责任。

他强调,要了解企业是否从事金融业务,监管当局应遵循“渗透审查”和“实质重于形式”的原则。

至于对现金贷款的监管,刘明认为,首先要明确监管主体,避免多重执法。

同时,坚持立法第一、分类管理、一刀切:对于诚信经营、风险控制机制良好的企业,要及时发放牌照并纳入监管体系;对于诚实经营但资金不足、风险较大的,可以进行整合;诚信不足、隐患突出的企业将坚决关闭。

从监管角度看,宋芳认为金融监管部门应引入管理措施,从机构资质、合法贷款利率范围、信息披露、集合管理等方面明确制度和标准。

发表评论